現在的位置:首頁信息服務 >案例庫> 正文
■ 會員登錄
會員名:
密  碼:
 
 
■ 信息檢索
關鍵字:
欄目版塊:
  信息檢索
北京卓易訊暢科技有限公司上訴深圳市迅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一案
來源:本站    發布時間:2017-11-22    次閱讀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

(2016)京73民終201號

上訴人(一審被告)北京卓易訊暢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區海淀東三街2號7層701-56室。

法定代表人楊卓,經理。

委托代理人黃菁菁,北京市天元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昀鍇,北京市天元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實習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深圳市迅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科技中二路深圳軟件園11號樓7、8層。

法定代表人鄒勝龍,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唐勇,北京市恒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艾華,北京市恒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北京卓易訊暢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卓易公司)與被上訴人深圳市迅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簡稱迅雷公司)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海民(知)初字第2578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6年4月8日受理后,于2016年5月20日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并于2016年6月27日組織雙方當事人進行了詢問。卓易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黃菁菁、李昀鍇,迅雷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唐勇、艾華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迅雷公司一審訴稱:迅雷公司經合法授權享有《午夜心跳》(簡稱涉案作品)的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卓易公司開發的“豌豆莢視頻”播放軟件設置了影視點播功能,可以點播涉案作品。卓易公司未經迅雷公司許可,提供鏈接服務的行為構成侵權。故訴至法院,請求法院依法判令卓易公司賠償迅雷公司經濟損失3萬元。

卓易公司一審辯稱:卓易公司開發的豌豆莢軟件是搜索軟件,不具備播放功能,涉案作品是由第三方提供并控制。卓易公司并未對搜索結果進行編輯、整理,所有信息均自動抓取自第三方網站,通過一定算法自動展示給用戶,卓易公司對侵權行為不構成明知或應知,不存在過錯,不應承擔侵權責任。綜上,請求法院駁回迅雷公司的訴訟請求。

一審法院認為:

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的著作權由制片者享有。著作權人可以自己行使著作權,也可以授權他人行使著作財產權。迅雷公司提交了涉案作品權屬證明文件、判決書等證據,主張其有權以自己的名義,針對涉案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侵權行為獨立提起訴訟,卓易公司對此亦予以認可,一審法院不持異議。

《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二十三條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為服務對象提供搜索或者鏈接服務,在接到權利人的通知后,根據本條例規定斷開與侵權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的鏈接的,不承擔賠償責任;但是,明知或者應知所鏈接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侵權的,應當承擔共同侵權責任。本案審理過程中,雙方均認可卓易公司提供了搜索、鏈接服務,故本案爭議焦點在于網絡用戶是否實施了侵害迅雷公司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行為,卓易公司提供網絡服務時對上述侵權行為是否明知或應知。

首先,本案中,迅雷公司明確表示并未許可任何主體利用“快播”軟件提供涉案作品,卓易公司亦未提交相反證據,故一審法院認定相關主體對于涉案作品的傳播系未經許可的傳播行為,構成直接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

其次,卓易公司提供的鏈接服務,客觀上對于涉案作品的非法傳播起到了幫助作用,故其行為是否構成共同侵權,應判斷卓易公司是否“明知”或“應知”被鏈接的涉案作品未經權利人許可。一審法院根據現有證據認定卓易公司構成共同侵權,理由如下:

1、本案中,迅雷公司并未向卓易公司發送侵權通知,亦無其他證據證明卓易公司存在明知的情形,故本案的關鍵在于卓易公司是否存在應知的情形。2、根據卓易公司的陳述及豌豆莢視頻軟件運行情況,卓易公司提供的搜索、鏈接服務主要針對的是影視類作品,且對熱播影視作品設置了專門欄目并以影視作品的介紹、海報等方式進行了推薦。卓易公司提供的播放來源僅顯示了有限幾家網站的標識,其中就包括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快播公司)的標識。一審法院認為,基于影視類作品的特點,有權傳播的正版網站的數量通常較為有限,在卓易公司選擇快播公司網站作為重要的播放來源時,要求其對該公司的運營模式等有所認知、判斷,并不會為其帶來過重的負擔。卓易公司僅提供了快播公司取得的經營資質證書,并不足以免除其義務。根據已知事實,快播公司的主營業務顯然不是提供正版內容的影視作品。3、根據卓易公司的陳述,其運營豌豆莢軟件的目的是向用戶提供相關影視作品鏈接服務,為此該公司的軟件設計了爬取信息、信息整理和入庫、建立索引并根據新片等因素優先排序等流程,為網絡用戶提供更具有針對性的指引,使得卓易公司網站具有更大的用戶粘性。同時,卓易公司提供鏈接服務時并未選擇普通鏈接的跳轉方式,涉案作品播放過程并未離開其網站的界面。一審法院認為,卓易公司實際獲得了相關作品的部分傳播利益,在未支付相應的成本情況下,要求其承擔更嚴格的權利合法性審查義務并無不妥。綜上,卓易公司作為提供影視作品搜索、鏈接服務的網絡服務提供者,應知相關網絡用戶侵害了迅雷公司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未采取合理的措施,沒有盡到合理的注意義務,應當承擔侵權賠償責任。

本案中,迅雷公司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實際損失或者卓易公司違法所得,一審法院將依據涉案作品的市場價值及卓易公司過錯程度、侵權情節等因素,酌情確定賠償數額。綜上所述,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一)項、第四十九條之規定,一審法院判決如下:一、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北京卓易訊暢科技有限公司賠償深圳市迅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經濟損失一萬元;二、駁回深圳市迅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卓易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駁回迅雷公司一審的訴訟請求。其上訴的理由主要是:一、涉案作品并非知名作品且早已過了上映期,豌豆莢軟件并未對涉案作品進行推薦、編輯或修改,豌豆莢軟件內設舉報功能且明確了版權舉報渠道,迅雷公司未向卓易公司發送侵權通知函,故作為搜索、鏈接服務提供商,卓易公司已進到了足夠的注意義務,對涉案作品不具有明知或應知的情形,不應當承擔責任;二、豌豆莢軟件是一款綜合性搜索軟件而非專門的視頻軟件,豌豆莢軟件在視頻播放過程中調取了第三方應用,豌豆莢軟件對作品的推薦及介紹來源于對來源網站的數據爬取而非人為的編輯、整理,故一審法院對于豌豆莢軟件搜索服務等功能的認定與事實不符;三、在卓易公司提供搜索服務時,快播公司并未被認定為侵權人,其服務模式也未被認定為非法,一審法院對此認定錯誤,且要求卓易公司判斷快播屬于非法網站,給卓易公司施加了過重的注意義務。

迅雷公司答辯稱:堅持一審起訴意見,一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不同意卓易公司的全部上訴請求。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

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電影管理局頒發的電審數字[2010]第257號《電影片公映許可證》記載,涉案作品的出品單位、攝制單位均為北京大都陽光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簡稱大都公司)、四川騰龍影業有限公司(簡稱騰龍公司)。

涉案作品DVD光盤的播放內容顯示,涉案作品由大都公司、騰龍公司出品。

2010年11月17日,騰龍公司出具《授權書》,將涉案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含轉授權和獨占性版權維權權利)及音像制品版權等授予大都公司。

2010年11月16日,大都公司出具《授權書》,將涉案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及音像制品版權所屬的相關權利授予北京世紀優優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簡稱世紀公司),授權性質為獨家可轉授權,在授權期限內世紀公司有權單獨以自己的名義維權。授權期限為五年,自2011年1月20日起至2016年1月13日止,授權范圍為中國大陸地區(不包括港、澳、臺地區)。

世紀公司出具《授權書》,將涉案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音像制品獨家出版發行權等授予迅雷公司,授權性質為獨家可轉授權,在授權期限內迅雷公司有權單獨以自己的名義維權。授權期限為五年,自2011年1月20日起至2016年1月13日止,授權范圍為中國大陸地區(不包括港、澳、臺地區)。北京市中信公證處對《授權書》復印件與原件相符進行了公證。卓易公司對迅雷公司享有涉案作品相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等權利予以認可,但認為涉案作品不屬于熱播作品。

2013年10月25日,迅雷公司委托代理人通過網絡購買了魅族MX2四核智能手機,北京市中信公證處對購買過程進行了公證。

經迅雷公司申請,北京市中信公證處對迅雷公司證據保全過程進行了公證。在公證人員的監督下,由迅雷公司代理人使用公證購買的手機進行了如下操作:啟動手機,點擊手機頁面上的瀏覽器,將“豌豆莢”視頻軟件安裝到手機上,且在選擇播放相關作品過程中,需按提示下載并安裝“快播”播放器軟件;點擊手機界面上“豌豆莢”播放圖標,點擊“視頻”,首頁界面上端顯示分類、追追看、電視劇等欄目,在欄目下方是相關影視作品的介紹,左側顯示相關作品名稱、海報、主演、類型、更新情況等信息,右側設有“詳情”鍵;點擊“搜索”鍵,界面顯示“搜索風向標”,內容包括熱門影視作品名稱如“咱們結婚吧”、作品類型如“倫理三級片”、知名演藝人員姓名如“周潤發”、知名影視出品地如“寶萊塢”等,在搜索欄內輸入涉案作品名稱進行搜索;手機界面上方顯示搜索結果數量,每個結果由相關作品名稱、海報、主演名單等信息組成,并有下載提示;點擊顯示涉案作品信息的結果,頁面顯示涉案作品的海報、導演、主演、類型、來源、劇情描述等信息;點擊涉案作品播放按鈕,彈出“請選擇播放來源”的提示,并顯示“快播”的圖標,點擊“快播”選項可進行播放,播放過程中并未顯示離開“豌豆莢”網站界面;以同樣的方式可對其他影視作品進行搜索、播放;操作完畢,關閉手機。公證人員對上述操作過程進行了全程攝像監督,攝像結束后,將上述手機帶回該公證處保存。

卓易公司辯稱其提供的是搜索、鏈接服務,且對侵權行為不構成明知或應知,并提交了以下證據:1、《豌豆莢介紹》視頻文件。主要內容為豌豆莢軟件的視頻功能及技術方案,用以證明豌豆莢手機應用所提供的是移動搜索服務;豌豆莢軟件提供了版權投訴渠道,并向用戶提供了來源信息;豌豆莢視頻搜索服務可以提供多個來源的搜索結果;豌豆莢視頻播放方式包括跳轉到第三方軟件或網頁的方式。2、(2015)京長安內經證字第19987號公證書。主要內容為通過登錄豌豆莢軟件的后臺數據庫讀取的數據,用以證明涉案作品系自動抓取自第三方網站且有多個來源;抓取的信息包括播放地址及涉案作品的演員、劇情簡介、評分等內容。迅雷公司認可涉案作品存儲于第三方服務器,但不認可為自動抓取。3、《上海辰星電子數據司法鑒定中心司法鑒定檢驗報告書(司法鑒定許可證號:310007086)》。用以證明豌豆莢軟件并未提供涉案作品的播放服務,而是僅提供了涉案作品的播放來源信息;涉案作品是調取第三方客戶端進行的地址請求和視頻播放,豌豆莢軟件應用只是起到了告知第三方客戶端用戶搜索需求的作用,卓易公司并未提供涉案作品的播放服務。4、(2014)京海誠內民證字第09566號公證書。主要內容為對優酷手機客戶端播放相關作品及抓取數據過程的保全公證,用以證明優酷客戶端直接播放涉案作品所發送的請求與使用豌豆莢搜索并調起優酷客戶端進行播放的請求一致;涉案作品是調用第三方客戶端進行的地址請求和視頻播放,豌豆莢應用只是起到了告知第三方客戶端用戶搜索需求的作用,卓易公司并未提供涉案作品的播放服務。迅雷公司認為上述兩份證據系對優酷網的比對,不予認可。5、迅雷公司公證視頻截圖。用以證明涉案作品播放需安裝第三方軟件。6、快播網站截圖。快播公司取得了《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用以證明快播軟件是專門的視頻應用軟件,且快播網站與卓易公司沒有關聯、合作關系。7、優酷等網站頁面截圖。用以證明豌豆莢軟件采用的模式是現在視頻網站通常的搜索設置。8、(2014)京海誠內民證字第09567號公證書。主要內容為土豆網搜索相關作品情況,用以證明涉案作品的劇情描述來自于第三方網站,卓易公司不對其內容進行人工編輯、整理。迅雷公司認為該證據證明卓易公司進行了編輯、整理。9、卓易公司文件、網頁打印件。主要內容為豌豆莢軟件研發過程中強調保護知識產權;在搜索欄目中設置了舉報鏈接、投訴渠道并聘請了專業人員保障權利人利益。10、相關雜志、證書、網頁打印件。主要內容為對卓易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的介紹及認可,用以證明豌豆莢軟件提供的是搜索、鏈接服務,不存在侵犯知識產權的惡意動機,沒有通過剝奪他人知識產權獲利。11、搜索引擎數據庫相關數據抓取截圖。用以證明豌豆莢軟件對各類移動資源進行抓取,數量眾多,不可能對抓取的資源一一進行審核。

本案審理過程中,經卓易公司申請,其公司負責視頻業務的開發人員李智作為專家輔助人出庭提出意見。專家輔助人認為:豌豆莢視頻搜索是視頻領域的垂直全網搜索,不是定向搜索,海量數據的搜索不可能進行信息的人工整理編輯。在視頻爬取過程中,卓易公司通過技術手段將明顯禁止的關鍵詞進行過濾,過濾后入庫才能進行搜索。涉案作品的海報、介紹等信息是從視頻站點通過爬蟲抓取,然后通過算法進行整理后呈現給用戶,具體來源于哪個網站無法說明。豌豆莢視頻軟件中直接顯示出播放按鈕列表,是通過抓取播放信息在客戶端中實現。收錄信息是按站點收錄,先把一個站點收錄完才會爬取其他站點。使用快播的網站數量眾多,但涉案作品來源只涉及三個網站鏈接,原因系不是所有網站中都有涉案作品,也不是所有的網站都能夠進行爬取,快播公司通過自己的服務器進行控制。卓易公司的軟件在爬取數據時使用的算法沒法判斷快播的來源是否合法,但如發現快播的內容是非法的,也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將快播的站點屏蔽。卓易公司的軟件有兩種播放方式,調取啟動對方軟件播放和跳到對方的網站啟動播放,但都不是在豌豆莢軟件中播放。涉案作品出現在豌豆莢軟件中的流程為:第一階段是爬取,將全網已知的視頻站點進行掃描,爬取到視頻元信息;第二階段是信息整理和入庫,將爬取的信息與已入庫的作品介紹等信息進行比對,已有的信息進行合并,新的作品信息入庫,卓易公司的算法可以通過片名、導演等信息進行匹配;第三階段是建立索引,對導演、片名等信息建立文字索引,通過過濾關鍵詞排除非法的信息,不予建立索引。建立文字索引后,相關作品信息會被搜索引擎搜索到,同時根據權重、新片等因素優先排序,整個過程都是自動化的。對于相同作品存在不同來源站點的情況,算法會隨機選擇一個站點,以數量優先的原則選取,也可將不同站點的信息合并整理,信息的準確性依賴于算法的技術水平。對于未采取技術措施的相關作品,爬取信息時無法區分其是否取得合法授權。由于涉及到算法的準確率問題,故對爬取作品的準確性和完整性沒法做到完全準確。

本案審理過程中,迅雷公司表示對涉案作品曾以普通許可的方式授權案外人在自己的平臺上使用,但未允許以深度鏈接等方式再許可他人使用,且迅雷公司及上述案外人均未授權“快播”軟件的相關權利人使用涉案作品。卓易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涉案作品的提供者享有合法權利。迅雷公司主張卓易公司對涉案作品提供了鏈接服務,雖然沒有直接提供涉案作品,但存在幫助侵權行為,應該承擔相應的責任。

上述事實,有迅雷公司提交的光盤、公證書,卓易公司提交的視頻文件、公證書、司法鑒定檢驗報告書、網頁截圖、相關雜志、證書、文件及一審法院證據交換筆錄、開庭筆錄等在案佐證。

本院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二審期間,卓易公司提交以下證據材料:1、快播公司榮譽及資質;2、快播公司與搜狐視頻、鳳凰網、土豆網、酷6網合作頁面;3、(2009)深福法知產初字第227號判決書;4、(2013)深南法知民初字第203號判決書;5、(2014)深南法知民初字第1143號判決書;6、《深圳發布2013年度知識產權十大案件》;上述證據材料用以證明快播公司的經營模式在2014年之前并未被認定為非法。證據7、《豌豆莢推視頻搜索搶占內容入口》;8、《豌豆莢發布視頻搜索深耕內容入口戰略》,上述證據用以證明在開發視頻搜索過程中,豌豆莢無法獲知快播軟件具有非法性。證據9百度視頻、樂視視頻、愛奇藝視頻、騰訊視頻、優酷網等手機軟件頁面截圖,用以證明卓易公司提供涉案作品鏈接的行為不存在過錯。

迅雷公司提交以下證據材料:1、2014年6月快播公司因實施侵權行為受到處罰的媒體報道網頁打印件;2、(2013)深南法知民初字第659號民事判決書,認定快播公司侵犯了迅雷公司對于《人在囧途》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2014)深南法知民初字第677-696號民事調解書;3、(2013)京中信內經證字第9060號公證書,內容為迅雷公司委托代理人在快播網站點擊播放《人在囧途》等作品的過程。

本院認為:

迅雷公司提交了涉案作品權屬證明文件、判決書等證據,可以證明其對涉案作品享有著作權,并有權以自己的名義針對涉案作品的網絡信息傳播侵權行為獨立提起訴訟。卓易公司對此并無異議,本院亦予以確認。

迅雷公司主張卓易公司的豌豆莢軟件提供指向涉案作品的搜索鏈接服務的行為侵犯了其信息網絡傳播權。搜索鏈接服務提供者構成侵權的成立要件為:1、被鏈網站提供涉案作品的行為是侵權行為;2、搜索鏈接服務提供者的行為存在過錯。本案中,迅雷公司稱并未授權快播公司對涉案作品進行信息網絡傳播,卓易公司亦未提交證據證明快播公司上傳涉案作品獲得了迅雷公司或其他權利主體的授權,故可以認定,快播公司提供涉案作品并未經迅雷公司許可,該行為侵犯了迅雷公司對涉案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故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卓易公司是否存在過錯,是否應知所鏈接作品的來源侵權。一審法院基于卓易公司提供的僅有少數幾個來源,快播主營業務不是提供正版影視作品,涉案作品存在編輯整理以及卓易公司獲得了傳播利益等理由認為卓易公司應當承擔較高的注意義務,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本院將分別對上述要素予以闡述。卓易公司是否存在過錯的問題實質上有關豌豆莢軟件是否能夠進入避風港,信息網絡傳播行為的注意義務限度應如何認定。故避風港原則是本案侵權責任認定的前提,故應首先對其適用的標準予以評述。

一、“避風港規則”

《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二十三條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為服務對象提供搜索或者鏈接服務,在接到權利人的通知后,根據本條例規定斷開與侵權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的鏈接的,不承擔賠償責任;但是,明知或者應知所鏈接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侵權的,應當承擔共同侵權責任。”

我國《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二十條至第二十三條規定了對網絡服務提供者的免責條件,該系列免責條件簡稱為“避風港”規則,其規定淵源為美國1998年《千禧年數字版權法》(以下簡稱DMCA)所首創并為各國著作權立法普遍采用的“避風港”以及“通知與移除”規則。

從《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釋義》等相關立法資料可知,我國之所以設置“避風港”規則,是為了網絡環境下著作權保護中平衡著作權人與網絡服務提供者之間利益,鼓勵網絡服務提供者提供各種正當服務。因為在網絡上進行信息傳播,是內容提供者和網絡服務提供者共同作用的結果,網絡服務提供者是為各類開放性的網絡提供信息傳播中介服務的主體,它通過網絡為信息傳輸提供存儲、鏈接、搜索等功能,對用戶利用網絡瀏覽、上傳或下載信息起著重要作用。因此雖然其是按照用戶的選擇傳輸或接受信息,本身并不編輯所傳播的信息,但是作為信息在網絡上傳輸的媒介,其計算機系統或其他設施不可避免地要復制、存儲和發送信息,或者為他人借助其計算機系統、其他設施對信息的傳輸進行中介,因而必然會涉及對他人作品的使用,涉及著作權中的復制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等權利,必然從事可能使其承擔侵犯著作權責任的許多行為,從而在法律上產生責任風險。而網絡服務提供者具有相應的管理能力和控制義務,立法當然要對其提出責任要求,以保護版權人的合法利益。但是,網絡服務提供者對于促進信息網絡技術創新和商業模式發展具有極其重要的作用,對其行為的控制也應當遵循比例原則,防止不適當妨礙技術的發展創新,并為相關互聯網產業的發展留下空間。因此,既讓網絡服務提供者承擔相應的責任,但又避免使其過重地承擔責任,是網絡環境下著作權保護中平衡著作權人與網絡服務提供者之間利益的基本原則。避風港規則一方面使網絡服務提供者明確知曉在什么情況下應當承擔責任,便于其調整產業模式,保證互聯網的健康發展,另一方面網絡服務提供者滿足避風港原則的要求,制止重復侵權、接到通知后即刪除、提供通暢的投訴機制等,實質上是與權利人合作,共同抵制網絡侵權。因此,避風港規則的立法本意便是要明確網絡服務提供者的責任標準,使責任風險具有較強的可預見性,而且要對網絡服務提供者的責任加以適當限制,使其責任負擔符合其能力范圍,不能設置過高的注意義務使得服務提供者無法免責。

避風港規則的責任認定應基于《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二十二條的規定、《信息網絡傳播權司法解釋》第九條等規定,嚴守過錯歸責的基本原則,從個案出發進行綜合性判斷,在把握利益平衡的尺度。

結合上述法律規定以及避風港制度相關法理,可以認為,對于避風港原則的適用應立足于過錯的歸責原則,合理的平衡權利人與網絡服務商之間的利益,而不應要求后者承擔過高的注意義務。本案中,卓易公司是否構成侵權,應通過避風港規則的免責要求判斷,并考慮其應承擔的合理注意義務,該注意義務不應超出其預見,超出其控制能力和控制范圍,使其承擔顯著過高的預防成本。具體來說,應考慮本案涉案作品來源快播對其注意義務的影響,以及其他構成應知來源侵權的因素。

二、“定向鏈接”或“有限鏈接”問題

本案中,卓易公司主張其提供的是垂直領域的全網搜索服務,雖然豌豆莢軟件內的搜索結果數量較少,但是其為大站優先、數量優先算法篩選所導致的,而非定向鏈接的緣故。為此,上訴人提供了其專家輔助人證言及其視頻搜索后臺的數據公證書。但迅雷公司則認為豌豆莢軟件內的搜索來源均為卓易公司預先選取的,屬于定向搜索,卓易公司的全網搜索無證據證明。

所謂全網搜索,是指搜索引擎在工作時不區分具體網站來源,從當前網絡環境中所有能夠爬取的網站抓取網頁信息,在其搜索結果內全部予以展現。與全網搜索相對應的搜索技術為定向搜索,其在工作時會預先對抓取鏈接的網站范圍進行限定和選擇,其最終的搜索結果僅來自于幾個網站,搜索結果不會包括未選擇的任何其他網站。與全網搜索相比,定向鏈接存在主動性、特定性和指向性,全網搜索的搜索來源并非其主動選擇的結果,而是依據爬蟲的抓取獲得,無法事先預知可能抓取的網站,而定向搜索的網站是搜索服務商預先選定的,搜索服務商可以預知抓取的站點數據,并將搜索結果進行一定的整理,以便提高準確性并針對性的跳轉至第三方網站。這種不同的技術取向導致兩者在搜索結果上出現明顯的差別,一般用戶能夠在使用的過程中認識到不同的搜索服務模式。同時,搜索引擎還區分為全門類的搜索和垂直領域的搜索,前者是指對搜索來源不進行任何分類而全盤抓取信息,后者是指預先設定好規則,對某一特定類別的網站進行抓取,使得搜索結果僅展示這些類別的內容,例如視頻領域、電商領域、旅游領域。從目前的搜索網站來看,除百度、必應等傳統搜索網站外,大部分提供搜索服務的網站發展的都是垂直領域搜索。

視頻搜索結果的有限性并不必然表明采用的是定向搜索鏈接。具有提供正版內容的來源網站數量有限,提供視頻搜索服務的網絡服務提供者對搜索結果進行一定的篩選以保證搜索結果的合法性是對保護作品有利的做法,不宜因為搜索來源較少就直接推定其采用了定向鏈接。

本案中,從卓易公司提供的視頻搜索引擎數據庫可以看出,卓易公司的搜索結果中來源網站呈現亂序分布,其排列并不固定,針對不同的作品其搜索結果的數量、來源、信息描述等存在顯著差別,不存在規律性。以“傷心童話”該作品的搜索結果為例,其后臺數據庫中存在25個搜索結果,這些搜索結果來源網站基本上均為愛奇藝、快播、優酷、樂視等主要的視頻內容提供商,且很多搜索結果存在重復,在騰訊視頻網站就搜索到三個不同地址鏈接的作品。而搜索結果中除了視頻網站的來源外,也包括了豆瓣、暴風等非視頻提供網站,其鏈接地址不能進行視頻播放。這些結果能夠表明豌豆莢軟件采取的并非定向搜索,因為視頻定向搜索是預先選定網站范圍的,為了保證搜索結果的準確性和高效性,定向搜索服務過程中服務商不會選擇非視頻類的網站,且會對搜索結果進行一定的整理,以保證用戶可以立即獲取被鏈網站的內容。但豌豆莢軟件內存在非視頻類的網站,其抓取的鏈接也均存在重復等現象,未能有效的保證搜索的準確性,則體現出其僅為全網搜索的搜索引擎。可見,豌豆莢軟件視頻搜索并非是一種定向搜索。

三、“抓取信息”問題

在判斷卓易公司是否構成應知時,應立足于前述利益平衡的原則,充分考慮《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九條中關于判斷是否構成應知的因素,主要包括:

1)豌豆莢軟件的性質。從前述查明事實來看,豌豆莢軟件不是一款專門的視頻軟件,其鏈接來源主要是一些大型的網站,搜索結果的數量較高,從產品性質上來看,其引發侵權的可能性較小。

2)卓易公司對涉案作品是否進行了編輯、整理、推薦。《信息網絡傳播權司法解釋》第九條所指的選擇、編輯、整理、推薦是指對作品進行人工的選擇編輯,或者進行有別于一般搜索鏈接的差異化推薦行為,使得服務提供者能夠認識到該鏈接的存在及其未經許可提供的可能性。本案中,從卓易公司提供的(2014)京海誠內民證字第09567號公證書可以看到,豌豆莢軟件所抓取的來源網頁的信息,包括視頻播放地址、來源網站名稱、演員、導演、內容簡介等,符合卓易公司主張頁面內容是來自第三方的說法。同時,根據后臺搜索數據數量來看,可以合理推斷其不可能采取人工編輯整理的方式來處理搜索結果。此外,為證明對搜索結果的頁面展示內容包括劇照、簡介以及分集等,屬于視頻內容以及搜索服務商的通用設置,卓易公司提交了優酷視頻、百度視頻、愛奇藝視頻等頁面,其形式基本一致,均會對搜索結果進行介紹。因此,不宜僅因搜索結果存在劇照、簡介就認為卓易公司存在編輯、整理、推薦的行為。

此外,一審法院認為卓易公司獲得了部分傳播利益而應承擔更高的注意義務。按照《信息網絡傳播權司法解釋》第十一條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針對特定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投放廣告獲取收益,或者獲取與其傳播的作品、表演、錄音錄像制品存在其他特定聯系的經濟利益,應當認定為前款規定的直接獲得經濟利益。網絡服務提供者因提供網絡服務而收取一般性廣告費、服務費等,不屬于本款規定的情形。”本條所指的直接經濟利益是指與傳播作品存在特定聯系而直接獲得的經濟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因此產生的廣告收入、服務收入及其他收入。

本院認為,豌豆莢軟件是一款免費軟件,其提供的視頻搜索服務中不包含廣告內容,也沒有其他證據表明豌豆莢軟件基于涉案作品獲得了收益。盡管按照互聯網經濟的特點,用戶數量代表了一定的經濟利益。但本案中,由于豌豆莢軟件并非一款專門的視頻軟件,迅雷公司并未舉證證明豌豆莢的視頻服務是否給其帶來了更多用戶,以及是否因涉案作品而帶來用戶。如僅因提供搜索鏈接服務即認為獲得了傳播利益,則無異于宣布只要存在非法鏈接,搜索引擎就獲得了經濟利益,就要為其搜索鏈接服務承擔侵權責任,實際上已經突破了“避風港原則”,而對網絡服務提供商適用無過錯原則,不利于網絡發展和各方利益的平衡。因此,可以認定豌豆莢軟件并未獲取直接利益,并不因此承擔更高的注意義務。

四、“快播來源”問題

由于涉案作品系鏈接自快播軟件,一審法院認為根據已知事實,快播的主營業務不是提供正版作品,因此卓易公司應當承擔較高的注意義務。卓易公司認為在被控侵權行為期間其無法知曉快播網站是否合法,快播網站是基于大站優先原則被收錄的,在無法知曉其合法性的前提下,不應承擔過高的注意義務。本院認為,對于本案的事實考查應當基于案件相關時間。結合雙方的證據,豌豆莢軟件的上線時間是在2013年9月,涉案行為的公證時間是在2013年10月-12月。因此應當對這一階段快播軟件的性質進行查明。

1、快播軟件在被控侵權行為期間是否主要從事非法經營

從卓易公司提供的證據可知,在快播公司于2014年4月16日關閉服務器之前,具有“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等合法的經營許可及資質,及“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深圳市高新技術企業”“深圳市著名商標”等。同時,快播公司與其他具有正版內容的包括CNTV、搜狐視頻、鳳凰網、土豆網、酷6網、激動網等服務商建立了快播專區,截止至本案審理,部分專區依然在運營。

2、豌豆莢提供搜索服務時,快播軟件是否被認定為侵權

卓易公司主張在其提供搜索鏈接服務時,快播公司的業務模式不存在被人民法院認定為非法的情形,其無法確定快播軟件的服務性質,并提供了相應的證據。

根據卓易公司提供的證據:快播軟件自2007年開始提供視頻播放服務,2013年之前未被任何法院或者行政機關認定其行為存在非法性,2009年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在(2009)深福法知產初字第227號民事判決書認為快播公司構成搜索鏈接服務商,不屬于間接侵權。前述判決做出4年后,深圳市南山區法院在2013年9月的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電影營銷策劃分公司訴快播公司案中,才首次在判決中認定快播公司構成幫助侵權應承擔賠償責任,這是快播公司第一次在信息網絡侵權案件中被認定構成侵權,但是該案件二審中以調解結案,并非公開的判決。2013年12月27日國家版權局根據《著作權法》、《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等相關規定,分別對快播公司和百度公司(“百度視頻”軟件的問題)作出罰款人民幣25萬元的行政處罰,快播公司被公開認定為提供非正版內容違法。2014年3月25日,快播公司決定采取轉型,并關閉服務器進行整改等措施。

3、卓易公司是否應當因快播網站的性質承擔較高的注意義務

迅雷公司沒有提供證據表明在被控侵權行為期間,快播網站的主要經營業務是提供非法內容。公眾所知悉的快播相關刑事案件其發生時間和內容與本案均無關聯。因此,不宜以現在的認知直接推定快播軟件具有非法性質,而要求卓易公司承擔較高的注意義務。

綜上,根據在案證據,卓易公司提供的是全網搜索而非定向搜索,且卓易公司并未對涉案作品進行編輯整理,亦未從涉案作品獲得直接經濟利益;此外,在案證據不足以表明在被控侵權行為發生期間快播主營業務不是提供正版影視作品。故卓易公司對所鏈接作品的來源侵權并不存在應知的情形,其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已經盡到了注意義務,不應當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一審判決對此認定有誤,本院予以糾正。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十二)項,《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二十三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害信息網絡傳播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第七條、第八條、第九條、第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2015)海民(知)初字第25786號民事判決;

二、駁回深圳市迅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一審案件受理費五百五十元,由深圳市迅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負擔(已交納)。二審案件受理費五十元,由深圳市迅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負擔(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長  馮 剛

員  周麗婷

員  楊 潔

 

 

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  張 倩

員  孫小青

   技術支持:北京納思慧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2652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010號
 
3d字谜预测 小鹿时时彩分析软件 石匠在线 精湛杨方配资 新浪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上海十一选五直选三 有河南快三的网投 2019十大彩票信誉平台 体彩7位数开奖时间 北京pk赛车网址 江苏11选五近500期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股票融资操作 福建快3最新开奖号码 网络赌钱是违法吗 腾讯分分彩彩开奖记录 七乐彩计划软件下载